ciwen release
慈文發布 首頁 > > 慈文發布 > 網娛大趴
微短劇真“爆”了嗎?
日期:2021-09-17 11:17:34 瀏覽次數:
來源:傳媒內參

文/唐瑞峰

 

微短劇領域硝煙再起正成為影視行業新景觀,以“抖快微B”為代表的中短視頻平臺正持續加碼這一品類:近日,由今日頭條出品,壹心娛樂和李現工作室聯合出品、1LIN1 Studios承制的國內首檔明星個人軟科幻迷你劇《剩下的11個》迎來收官;隨著“《夜貓快遞之黑日夢》《7重效應》上線,B站輕劇場系列劇集也逐漸浮出水面;8月以來,快手瞄準暑期檔集中上線50余部微短劇,推出"追劇嗨更季";美食甜寵短劇《大唐小吃貨》在騰訊視頻、騰訊微視雙平臺播放量總計2億+,累計分賬金額突破1000W。

 

 

微短劇的光速發展,不禁引發行業思考,微短劇目前真“爆”了嗎?目前來看,微短劇發展頗有早期網大網劇盲目開發、質量亟待提升、題材類型單一等顯著特征,但由于微短劇本身具備門檻低、成本低、時長短等特點,在各平臺哄搶下,微短劇的門檻正不斷抬高,迎來屬于它的高光時刻。

 

看似“正躍入主流影視市場”

 

毫無質疑,從時長來看,微短劇屬于典型的中短視頻。在視頻平臺流量觸頂的背景下,微短劇成為網絡影視生態里的新寵兒,長短視頻平臺也紛紛持續哄搶這一賽道。

 

比如,抖音推出短劇新番計劃,面向MCN機構或個人創作者招募優質好看的短劇作品;快手推出加強版“星芒計劃”,對2021年的短劇分賬規則進行了升級;微視“火星計劃”宣布投入10億元資金和100億流量扶持精品微短劇;繼宣布升級短劇分賬規則、分賬單價上調后,優酷發布了“扶搖計劃”“好故事計劃”兩大內容計劃;芒果TV為短劇賽道定制“大芒計劃”,制作、上線近百部短劇作品,并為短劇開設“下飯劇場”;@微博短劇發布的“遇光計劃”提到,可根據短劇全集視頻總播放量解鎖流量資源與現金激勵。

 

 

在視頻平臺相繼發力下,微短劇的精品化步伐似乎比“網劇網大”更快,微短劇影響力、含金量和專業度變得越來越高,部分微短劇在熱度和營收上可與影視劇較量。雖然微短劇領域尚未出現真正意義上的出圈作品,但隨著微短劇的內容需求和用戶需求得到驗證,微短劇的影響力正在不斷擴大。據云合數據統計,2021年上半年同比去年的微短劇上新量從221部減少至128部,有效播放量則從6.2億同比增長至10.2億,其中2月初上線的《如夢令》有效播放超過3億。

 

微短劇領域另一個可喜的變化則體現在,隨著微短劇的C端目標逐漸清晰以及用戶逐漸養成對微短劇的付費習慣,微短劇朝著類型化和細分發展,形成更加穩定的用戶圈層,微短劇分賬票房也在不斷抬高。比如,由李子璇主演的美食甜寵短劇《大唐小吃貨》在騰訊視頻、騰訊微視雙平臺播放量總計2億+,累計分賬金額突破1000W;陳信喆主演的古裝甜寵輕喜短網劇《將軍家的小狐仙》上線7天分賬破百萬。

 

“其實對任何一家平臺來說,質和量都同樣重要。從這個角度來看,短劇作為一個新物種,它的精品化和規模化是缺一不可的。”日前,在“優酷內容開放平臺短劇私享會”上,優酷劇集中心總經理謝穎表示。事實上,隨著長短視頻平臺加碼布局,微短劇在精品化和專業化的維度上正實現大步跨越,在MCN機構之外,隨著開心麻花、長信傳媒、真樂道文化、陜文投、華誼兄弟等專業影視機構、藝人經紀公司入局,微短劇正朝著精品化、規模化、專業化的方向發展,微短劇行業正邁入精品化生產內容的階段,躍入主流影視市場。

 

深度綁定網文應避免IP弊病

 

“中短視頻平臺的飛速發展,為網文IP影視化改編帶來新的發展機遇,一定程度上解決了網文IP變現周期長、投入高等問題。當網文的爽感和通俗遇上短視頻極具沖突性的表達,中短視頻平臺與網文平臺聯動正變得日益頻繁。”有行業人士告訴筆者。

 

文藝評論家胡一峰也有類似觀點,“微短劇遵從的仍是類型化的模式,這既受網絡文學的慣性影響,也和逐利訴求帶來的‘效仿成功者’路徑有關。搭網絡文學的便車,有利于迅速與受眾建立起友好關系。”

 

作為影視內容產業鏈的源頭,網文平臺擁有最為核心的儲備IP,這是內容行業進一步實現迭代升級和跨界合作的基礎。在微短劇戰略布局下,中短視頻平臺正與網文平臺實現深度綁定。

 

比如,字節跳動旗下網文平臺番茄小說加快了網文IP的步伐;掌閱科技依托公司IP 優勢和等閑制作優勢,推出數百部微短劇拍攝計劃,打造短視頻內容矩陣 MCN;繼與快手就短劇IP開發達成戰略合作升級,通過試水“續訂+季播”模式,加速推進微短劇精品化后,米讀小說與芒果達成TV合作;騰訊微視此前宣布正式推出與閱文集團、騰訊動畫、騰訊游戲等IP合作的微劇。

 

 

“微短劇領域,專業的導演很可能拍不過段子手。好的微短劇內容未必一定來自于大IP,IP是短劇的充分非必要條件,框架和人設,以及作品的質量才是短劇的核心。”某平臺短劇負責人曾告訴筆者,“微短劇不是長劇的降緯,而是在一個新的環境和規則誕生的新形態。影視機構不能以居高臨下的姿態俯身去迎合用戶,而是更加躬身耕耘更加接地氣滿足用戶需求。”

 

早在2014年,影視行業一度出現“IP萬能”、“得IP者得天下”的觀點,但由于部分大投資大制作的IP劇口碑滑坡,伴隨資本寒冬,輿論迅速從“IP萬能論”轉變到“IP失靈論”。在短短幾年時間內,業界對IP的判斷經歷了迅速攀升到跌落神壇的過程。目前來看,微短劇的發展,亦有過度綁定IP之嫌,微短劇應避免淪為網文的“視頻版”,更應吸取的網劇早期過度依賴IP帶來的教訓。

 

警惕步早期“網大網劇”后塵

 

“我們可以參照早期的網大網劇的發展,來管窺微短劇發展。網大網劇跑了那么多年,才逐漸邁入精品化階段。無論精品規模化生產、題材創作以及商業模式,微短劇事實上還處于初級發展階段,更應警惕步早期‘網大網劇’后塵。”日前在調研中,有行業人士告訴筆者。

 

由于較為寬松的審查政策,在網劇網大的早期發展中,不少作品一度打著擦邊球游離在監管的灰色地帶,不少網劇網大給人造成質量普遍低下、品位普遍低俗的印象,“網劇網大”甚至一度迎來下架潮。比如,愛奇藝聯合片方曾宣布下線1022部違規網絡大電影,搜狐宣布曾下線139部。在下架的作品中,刑偵、靈異、暴力、懸疑、破案、奇幻等題材為主打,而對于下架原因,官方則宣稱是因“涉嫌血腥暴力、色情粗俗、封建迷信等”被要求下架,進行優化處理。

 

區別于長視頻付費平臺的會員觀看模式,微短劇走的是流量變現模式。目前來看,由于投入成本低、制作周期短、門檻低,目前大部分微短劇在題材上以甜寵、穿越、奇幻、志怪類型居多。不同于網劇網大,微短劇領域涌現出大量的UGC創作者,不少作者為了追求流量導致劇情套路化、內容低俗化。此外,不少微短劇往往存在著被網友吐槽的情節雷人、內容低俗、場景道具穿幫、演員表演浮夸等弊病微短劇的質量不高自有其歷史原因。

 

 

事實上,對微短劇的發展,主管部門早就納入備案,廣電總局的監管也讓部分微短劇題材和內容受到一定限制。早在2020年8月,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在“重點網絡影視劇信息備案系統”中增設了網絡微短劇快速登記備案模塊;2020年年底下發的《關于網絡影視劇中微短劇內容審核有關問題的通知》,對普通網絡微短劇、重點網絡微短劇的內容審核辦法提出明確要求,規定網絡微短劇內容審核跟傳統時長網絡影視劇同一標準、同一尺度。

 

“目前來看,相對早期的網劇網大,主管部門對微短劇的管控已經走在了前面。隨著主管部門加大對娛樂行業的整治以及平臺的主體責任意識增強,微短劇領域不大可能會出現早前網大網劇下架潮,但微短劇領域同時涌現著大量的UGC創作者,這些創作者質量參差不齊,也對主管部門的管控帶來了諸多挑戰,這就需要平臺更為嚴格的審核規則和創作者責任意識的增強,讓行業走向更為良性的循環。”有行業人士表示。

 

部分資料、觀點引自《質量堪憂的微短劇如何承載文化產品價值》

 
香蕉视频app版下载最新ios_香蕉视频app官网ios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