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 WEN FAMILY
慈文入局,網絡大電影的bigger會提高嗎?|對話微顆影業韓顥
日期:2016-10-10 17:59:40 瀏覽次數:
2015年,網絡電影市場的紅火初現端倪,涌現出一批高性價比的吸金之作、以及一批草根逆襲的制作團隊。不過,由于成本低廉,2015年的網絡電影給人留下的印象在于創意精彩卻制作粗陋,從片名到海報為搏眼球無所不用其極。不過,你可知隨著一些傳統影視人的關注與加盟,網大也開始了精品化轉型的歷程?
 
慈文在跟隨時代腳步上一向先發制人,不僅2014年通過《暗黑者》在網劇市場成功圈地,2015年還推出了網播量過兩百億的的仙俠大劇《花千骨》。而現在,他們又將目光投向了網絡大電影,成立了子公司微顆影業,承接大部分網絡電影業務。那么,高大上的慈文與邪性的網絡電影如何兼容?骨朵和微顆影業總經理韓顥聊了聊,也許你可以在這場對話中找到答案。
 
再不做網大,你就OUT了
 
韓顥,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曾擔任過制片人、監制、編劇等多項職務,在中央電視臺電影頻道任職期間,曾參與張智霖《陸小鳳傳奇》、鐘漢良《火線追兇》等項目。2014年,韓顥與上海慈文共同成立上海微顆影業有限公司,致力于網絡劇、電視劇、電影等各類影視的創作。韓顥說,“微顆”的寓意在于微小的顆粒,聽上去不是那么顯眼,但是越微小就越可能無處不在,最后形成滿天星空。
 
骨朵:慈文這樣一家老牌的影視公司居然也深入了網大的開發,還是挺讓業界驚嘆的。
 
韓顥:是的。慈文確實是一家特別有生命力的公司,它的生命力我覺得要歸結于領導,馬總特別有前瞻性。他一般都是去開發未成型的市場、最先占領這個市場,等這個市場紅火起來的時候,他已經是排頭兵了,然后再去開發另一個,就像現在的網劇和網大一樣。在大公司還不屑于涉足這一片的時候,他就已經下定決心、哪怕賠錢也要先去做。我覺得冒險精神、魄力、前瞻性缺一不可。我還在電影頻道的時候就跟馬總有過一些接觸,出來以后也跟馬總合作過,彼此有一定了解,他可能覺得我的某些特質比較符合他的要求,所以就成立了微顆工作室,這半年多開始操盤具體項目。
 
 
骨朵:那微顆今后主要負責網大的項目嗎?相對于其他幾支團隊,優勢或者特點在哪?
 
韓顥:現在慈文底下有五個這樣的工作室,五個團隊各有特點。白一驄的視驪就是以網絡為主;柳苗的蜜淘,側重女性題材;我們的團隊比較年輕,也是針對網絡和電影市場比較多。這是我們三個特質比較鮮明的團隊。剩下的兩個,比如東陽紫風是原來慈文的老牌團隊了。目前對于微顆來說,我更看重的是把品牌樹立起來,做高品質的東西。我們的優勢就是,制作的整個鏈條是閉合的。我的話,一是在導演圈子里的人脈和資源還挺多的,二是我自己學攝影出身,所以跟導演們會有很多地方容易產生默契,再加上之前我在電影頻道做責編,制作環節我不能說精通,但從頭到尾我都跟過,也知道該怎么跟每個環節的人溝通。
 
網大,只做僵尸和香艷不能長久
 
韓顥坦言,目前很多大公司還“不屑于”涉足網大這個領域,一個月前馬中駿說要做網大的時候,自己也有些不以為然。不過,慈文出手,萬眾矚目,就算之前對網大心懷輕慢的人可能也要調整心態,再做評估。
 
骨朵:今年慈文會在網大領域出手,都會有哪些具體項目?
 
韓顥:之前慈文本部跟愛奇藝談過一個由香港的團隊開發的三部系列,是現代背景、有點小玄幻的題材,有靈異元素,但是是以偵破為主的。然后我們這邊正在就網大跟騰訊視頻談合作,具體模式和部署還沒有最終敲定,大的規則就是我們雙方共同投資、利益和風險共擔吧,基準就是希望能把網大的素質提高。目前網大屬于發展的初級階段,劍走偏鋒,獵奇為主,但這樣是不會長久的。所以我們首先跟平臺方談的是,慈文做的東西,不可能是低成本的,我們肯定要提高整個網大行業的制作成本。目前來講是100萬起,根據題材和人員的不同再有一些劃分。雖然一開始很可能會賠錢,但我覺得市場總是要培育的,沒有扛鼎之作,牌子就立不起來。我們只是希望平臺跟我們一起去來做這件事,平臺賠錢我們就陪你賠,我們在這件事上是有誠意的。目前這個市場上,大制作的作品我覺得應該是賠的,因為收益有封頂,它直接跟會員收費標準掛鉤,不太可能有很大突破。像我們把投入定到100萬,盈利空間相對于現在大部分的網大就小了。但是100萬也是一個基準,因為我自己是從電影頻道出來的,了解這種規格的數字電影,90分鐘的長度、不要求演員是咖,加上這樣的制作,隨著現在人力物力這些成本的不斷增長,100萬左右的成本是一個比較合理的區間,如果再壓就會影響質量。當然我也覺得,從賠到不賠,網大這個過程肯定會比網劇用時要短,因為發展越來越快。而且我們也并不是所有的項目都賠,只是某幾個項目我們預估它因為投資太大可能會賠,但是同時又有一些可以賺錢的項目兜底,一年會比一年好。
 
 
骨朵:具體執行上,我們會找什么樣的團隊來合作,草根新人還是電影熟手?
 
韓顥:這個階段我們想建立口碑,所以是需要骨干力量來做的,但是可能新人經驗不足,所以不可能現在就放手任由他們去做。現階段我們還是會找業內知名、或者比較成熟的導演來操盤這些網大,先把品牌立住,再慢慢發掘新人。確實,網大目前制作上沒有統一的規劃和標桿,所以出來容易良莠不齊的。那我覺得慈文做網大最重要的兩個字就是“掌控”,從劇本創作到從業人員挑選都有所控制,讓最終出來的東西在品質上有保障。我們可能會利用慈文的平臺拉一些高品質的作者與團隊進入這些項目。甚至找一些網絡大神,說服他們把IP貢獻出來做網大,或者一些不適合網大的IP,請作者開發一個適合網大的番外。也可能有一些IP作者有意愿轉行做導演,那我們可能會請一些圈內比較知名的導演來給他做監制。對于做傳統影視的人來說,網大肯定是降低了制作規格的,但我們也是在從合作過的導演入手,說服他們網絡大電影的前景。我覺得網大現在最吸引人的實際上是它無限的可能,就像當年網劇剛出來的時候,大家都覺得是“屈尊”去做這件事,但現在也對網劇有了新的認識。有很多導演也愿意回過頭來拍網劇,但當你回過頭來的時候,也許這已經沒有你的地方了。所以在這片市場還未成型之前,它有許多發展的可能,發展的好壞就在我們這些從業人員,努力去做,它就越來越好,投機取巧,它就會越來越爛,我覺得這是一個互相決定命運的時刻。
 
骨朵:您覺得現在的網大市場中,什么題材比較占主流?以后如果做一些相對精致的東西,目前主流的這些“屌絲”、“宅男”受眾會不會不喜歡?
 
韓顥:現有的網大我們都掃過,現在確實主要還是僵尸打怪,或者一些軟色情的東西,但我覺得那個是不長久的。我們也跟一些做網大很成功的團體聊過,他們的思路也在轉變。那樣的片子算是他們的第一桶金吧,現在他們也不想再做只博人眼球的東西了。現在平臺,從業人員和制作公司都已經達成了共識,希望把質量提高。因為之前你只投放這種東西給受眾,所以沒有人想看高規格的東西會去看網大。這個市場是需要大家去培養和經營的。僵尸、香艷這種刺激看多了也會累,所以我們會通過把某種類型片做到極致來給觀眾帶來滿足和刺激。傳統影視,出于擴大受眾面的考慮,在創作上會有各種各樣的束縛。但網大因為是點播,所以點開它的人一般不會排斥這種類型的片子,換句話說,它的觀眾群已經自己劃分出來了,所以你要把他喜歡的類型做到極致,觀眾才會覺得過癮。
 
骨朵:咱們這邊會做一下類型上的創新,開辟一些前所未有的題材嗎?或者會不會做一些之前朋友圈大家都在轉的《楊貴妃鬧地府》那種“神作”?
 
韓顥:完全沒有的我也不敢說,可能有幾種吧:玄幻類因為投資比較大,以前網大不會涉及,我們把成本加大了可能就會有;在傳統影視上禁忌比較多的黑幫片,在網大這邊做可能會好一些,不過不見得要去渲染血腥暴力;懸疑恐怖也可以稍微突破一點的,但我們暫時不會做你提到的那種比較荒誕的靈異鬼怪類;同時愛情喜劇這些常規的肯定都會有,包括一些運動競技類的,這些片子在院線電影的市場都不太好,在網絡上可能會不一樣。所有的類型我們都會涉及到,其實關鍵還是看這個個案夠不夠好,或者要看我們征集上來的東西在源頭上是什么類型。我們可以是改編IP,慈文現有的網絡劇或電視劇項目,氣質符合也可以考慮做番外網大,另外一些作者或導演手里可能本身有他自己想拍的題材和類型,雖然未必是為網大準備的,但規模符合的我們也會考慮,只是說轉到網大以后可能要根據網絡觀眾進行一些調整。
 
骨朵:據您了解,幾大平臺在網大方面都有什么動作?慈文跟平臺方在網大方面的合作模式?
 
韓顥:幾家視頻網站都在動,比如樂視視頻、優酷土豆對網大都有欲望。區別可能就是愛奇藝開得比較早,付費會員也多,賺到錢了,所以在投資上他們比較敢于提高水準,其他幾家都在初步摸索階段。題材上他們現在也還沒有具體規劃,只是有一些偏好,比如騰訊視頻,他們會覺得動作類的反響好一些。所以跟他們協商的時候,大家互相提我們認為什么樣的會好,都覺得OK的話那我們就上。現在網大都是單個出擊的感覺,其實我會建議平臺開發一些系列網大,這樣在宣傳上、在制作成本上、在演員選擇上都有優勢。像《007》、像《星球大戰》,也是經過幾部以后才形成了一個大IP,然后一直延續到現在,這個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骨朵:現在網大的推廣模式一般是什么?我們的項目在宣傳上會投入多少?
 
韓顥:推廣的話,基本還是平臺自己做一些頁面上的推薦。其實網大、網劇、傳統媒體,我覺得都是一樣的,別的在宣傳上投入多少,我們就投入多少。只是說要有一個規劃性和延續性,一部片子放一下就沒了,宣傳上投入太多也不劃算,所以我為什么希望做一些系列,是希望有一個模式,值得我們用大價錢去做宣傳。所以,規劃對網大來說特別重要,有了規劃,整體的宣傳就可以有步驟了。比如說有些新人我們覺得他很好,但是沒有炒作的基礎。那如果是集團性質一起來做的話,我就可以針對整個品牌做一個宣傳,再帶到具體的項目,這個品牌的宣傳是會延續到好幾年,我每年都會持續做,這才叫宣傳。而且說實話,以一部網大的成本是不太可能請來什么演員的,但是如果三個、五個、十個一起做,會有可能請來一些還不錯的演員。
 
骨朵:慈文的網大應該都會請專業演員來出演吧?
 
韓顥:100萬起步的成本,請的肯定是專業演員和專業的制作團隊。目前網絡大電影中片酬的占比可能會比電視劇、網劇都低一點,但只要是專業演員,30%總是要有的,如果要找有知名度的或者是臉熟的演員,那可能還要再提高。
 
網、臺、影三連擊,最后拼的還是原創
 
據韓顥介紹,雖然微顆醞釀的題材都比較年輕,側重于互聯網和電影,但傳統媒體也不是完全不涉足噠。除網大之外,微顆今年的計劃中還包括一部院線電影、兩部網臺聯動劇《虐渣指導手冊》、《龍之子》、一部純電視劇《速度》,都是不走尋常路的題材。
 
 
骨朵:《虐渣指導手冊》這個IP打算如何開發?
 
韓顥:《虐渣指導手冊》我們想做網臺聯動,做周播劇場。現在這個項目還在劇本階段,預計九月份開拍。它不會是一個特別一線、重量級的劇,但是演員上我們投入的比重會很大,雖然請的可能不是一線大卡司,但會是現在話題性比較強,網絡上大家會比較感興趣的人,這個我們正在洽談中。我們在人物的定位也還做了一些調整,讓它的氣質更年輕、更偏漫畫一些。因為原本《虐渣》里的案例更偏向倫理,所以受眾群會比較傳統,調整之后個案和闡述的方式都會不一樣。原小說可能更側重案子,而忽略了主人公的個人背景故事和她的性格刻畫,另外主角干的事并不是太“正”,是類似偵探的感覺,這個是我們體制上不允許的。所以我會從性格、職業特點、包括背景故事上給她一個理由,為什么會做這種事,在劇作上解決這些問題。
 
 
骨朵:除此之外,我們在傳統媒體方面有什么項目布局?
 
韓顥:剩下兩部都是原創,一個是電視劇《速度》,我們做的是城市房車拉力賽,而且可能3/4的戲都會在美國拍,投入會比較大,臺上臺下的陣容也會高大上。還有一個是網臺聯動的《龍之子》,是一個純架空的玄幻類題材,游戲感非常強,故事非常好。當時拿了這個案子給樂視視頻看以后,他們就很喜歡。我還是挺看重原創的,畢竟IP熱這件事不會一直這樣下去,最后要拼的還是原創能力。目前來講,除了《虐渣指導手冊》是馬總拿IP讓我們改的,其他故事的源頭應該都在我們自己。對于我們一個新公司來講,劇本、故事和內容是最為關鍵的,不做好這個,下面等于零。所以我自己的主要精力也還是放在劇本階段,不管是改編還是我自己研發的,都要花很大精力去把控。正是有了這樣不錯的源頭,我們才能拉來平臺和導演。
 
骨朵:最后介紹一下我們的院線電影項目呢?
 
韓顥:院線電影我們今年有一部,現在一直在開會討論。其實院線電影的話,如果完全中規中矩、沒有炒作點,無法引起大家的興趣,最后票房的效果并不會好,這種例子太多了。所以這個階段,可能我們大的題材已經選定了,只是該用怎么樣的角度去講它、或者突出哪一點是需要選擇的,選擇錯了可能就會導致后面一連串的后果,選擇對了,可能后面的事兒都事半功倍。所以我們目前一直在討論該怎么去切入。
香蕉视频app版下载最新ios_香蕉视频app官网ios版下载